渭南时讯

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!
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
渭南时讯 - 传播最具价值的渭南资讯!

蛙鸣泉涌

更新时间:2024-05-22 14:49:18点击:

       朋友任事在全市地下水资源,自然忙迫,自二黄调任那里,已有时日没有联系。这天上午,忽然打来电话说,温泉河源头处一个泉眼,约摸半世纪没出水了,现在又水冒如初,让我打问一下情况。
       听闻先是欣喜,也在惊疑,毕竟那地方我熟习,早已无水却是不争的事实。就向一位熟晓县上水务情况的挚友相询,果然属实,地点恰在原南社乡与齐村镇接壤的河桥附近,大抵去年初就出水了。心为这泉水灵异神奇,为农人显威给力感动的同时,记忆早将我置在了过往岁月缺水的回忆,情感牵枝挂蔓间,不无唏嘘慨叹。
       曩时我在原南社乡,正做着撤乡并镇揺荡际遇的末任乡党委书记,只想抓住最后的光明尾巴,在距河道不远处的亭子村,借着路边田地,雄心勃勃地发展号称百亩的莲菜池塘。其时,地下水位下落严重,还多方争取,布井取水,无疑让地球多了几个干涸的黑窟窿,但莲菜还须发展,这是毋庸置疑的,而且是铁板上钉钉子的事情。
        因着形势与任务,乡上与农人们只有在地间作务上大做文章,土池周遭底边敷上塑料薄膜,防止渗漏,然后集水灌入蓄就,这才植入莲苗,育养成长,也见莲叶荷田田,藕香飘四方的情态,但其辛苦程度可想而知,劳力与生产资料投入成本不菲。曾经先天独厚的地下水资源匮乏后,天然植莲,其兴俨然,无疑成了梦境样的奢望。
        这地方,历史上可是养莲天择之地,处处颇见水灵莲旺,莲菜更其可爱,不只白嫩清爽,食之匝香盈口,还清喉润肺,深具当地人的梗介性情,干脆利落,洒脱无拘的意象。别地莲菜往往偏重缠绵腻歪,常在“藕断丝莲”,此地则“藕断丝弭”,无所缠缚,清爽明敏。这且不说,还自涵吉祥,不多不少,天生九眼,但见九五之尊的显贵,颇得人们青睐。记得当时,我还拟了句对联样的宣传语:“南社九眼莲,美名三秦传”,竖牌于县道边,既是回味,又在引以为豪。
       发展莲业的愿望与热情,在现实困窘面前,尽见苍白无力。县乡虽声竭力倡,但收效甚微,善于精打细算的农人告给我,莲菜市价尽管好,即便再节省,水资与各方面投入综合算来,入不敷出,真不划算,莫若外出打工。因之无论怎样卖劲发展,难以形成气候,实让我这个莲乡书记,有种莲业难成泪满襟的悲怅。
       那段际遇,我连做梦都是亭子水汪的情形,要知道,这个因西汉薄太后省亲路过,修了休憩亭子而得名的地方,不只亭在历史尘烟氤氲,还是水丰草茂之地,因了傍近温泉河,据县志考,该村龙王应为河的发源地。有老人记得,他们小时,甚或一镢头挖下去,即可见水,至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,地下水位下落厉害,以致水无,让莲菜这个骄人产业也日见式微,只在民间兴味零星为之,不觉成了当地人心头的伤逝。
       如今听闻泉眼复苏如初,水冒旺流情形,划然翻腾在脑海,眼底不由发潮,心里只说:要是我们那时天遂人愿,水在如此奔流,该多好呀!莲业发展不至于花了那么大气力,终无规模胜概,以至搁置荒废,必会壮兴历史因袭而成的莲色主导,在群众增收致富,抑或美丽乡村建设中居功至伟。只可惜,日子在流失里转增遗憾,当时的人多在了英雄暮年,惟有寄希望于后来者了。
       感慨万端的同时,我将这情况告知友人,正是上午十时许,电话里我能感知他的激动,也觉到他略作沉吟,即告知我下午就到现场去,还叮嘱,让我与他同去,不要告知和麻烦其他人。我知朋友向来低调,而且做任何事都在悉心明察,必爬梳出个眉目,水落石出方可。没承想,他当机来了个实地探寻私访,俨然身在朴实素快,一丝不苟,委实让我感服。​
       那地方我熟悉,友人下午便在我的导引下,径直穿越县城,去了城郊十里外的温泉河源头河道,泊车于跨河石桥北偏西的几家住户门前南面平地。站在那里,眺望河道,一片水茫,阳光下波光粼粼,潋滟出一派水象。初春的河床仍在羞涩,枯色泛黄间杂微绿亮闪,于苇荡摇曳里更见苍茫,伴着水的灵性,潜藏无限生机。虽不言语,但心都在说,这可是失了多年的景致了,一切又见水旺地运的生态奇迹。
       曾经干涸龟裂的河道,被土埂网格,各个见方的田块,如今水汪汪地,让人如临江南水乡,镜面样泛着光,真真画出“半亩方田一鉴开,天光云影共徘徊”,朱熹先哲如临此地,还会复吟这情形,也在“问渠哪得清如许?为有源头活水来。”这还是过往的荒滩地么?
       疑惑之际,有个人影在动,原来有农人兀自在水田劳作,虽孤独,却不紧不慢,从容不迫,娴熟自在。我心随之一惊,只觉这人触到了心的最痛处,正是昔年的莲殇所在。原来这人正借这水便,利用滩头荒地,务作莲菜,当年要是有这水便……我在心底不由痛苦地发出呻吟声:我的莲菜呀!
       友人这时在问,那人在做什么?我略带沉郁地说,那人正在下苗,务植莲菜哩!这个戴着眼镜,总爱探出究里的人,镜片后不无狐疑地望着,也许是诧异于我的情绪,也许是没想到还能在这里植莲作务。我觉到了自个的失态,便挤出笑脸说,这里种莲再好不过了!眠前境遇不由触碰当年水枯情景,不无今昔比照的伤感,也隐带丝丝欣慰。
       我们的脚下正是在齐村境内,而对面正是南社亭子地盘(今已归属淡村镇管辖),旺水之泉正在眼前的齐村河道,与龙王遥相呼应。这里住户门西已清出一段向西的宽道,北堐也挖出平整的土壁,也许要在这里布置什么图案或宣传标识什么的。足见人们于水重出江湖而欣喜,尚不忘廓出敞坪,以方便游人在此观览河道丰盈,水泉甘美的景象。
       午后的风光是沉静的,几户人家门前阒无人影,而我们并不想破坏这静宜,拍门探问那源泉,只想凭了一腔水感去打量那奇迹所在,这样就一下生发觅寻秘境的新奇与情趣。走过那一段宽路,下了短坂,便入了田间小道向西,进了水格间。
       还用得着向导吗?前面不远处,欢快而又厚密,宽泛的一片蛙声,早在吶喊,热引情示,宣腾“热烈欢迎”,更在齐喊:水源在这里,快过来!这般卖力起劲,富有夸张,分明唤亮了水田,清醒了人们惶惑的头脑。你不无欣阅,这迷失已久的蛙鸣,正是多年来生态的欢欣鼓舞,田间地头顿然生气勃勃,令人向往发迷。你在发现,它们的声音,确如灌了蜜,不,还注入酒的醇香,甜醉在无休无止的歌喉竟放。
       向着蛙的声向,尽管踉跄于窄隘的田塍,你还是到了一个水井房跟前,其下正冒看旺莹注欢的泉水,哗哗地向你宣示来自大地深处的倾诉。看来当初建水泵房的人,确有眼缘,坐实在了泉眼上,见出水巧意合,訇啕入渠,做了蛙歌烘起的主唱。友人这个水族,如在水篇吟咏,或在泉兴图画,探下身子细察默观,一面有所思索,一面认真拍照,似乎要将角角落落爬剔过才算数。
       带着哥伦布样的欣喜,我们又如抻探鸦脖,在机井房后发现一眼废井,旁竖蓝色的深水警示牌,水面与井口平齐,清澈如大地的眼睛,时见妩媚柔波,让人只觉温软。
       你瞧,这水玻璃竟在微抖,似在吐气如兰地冒泡,原来多处水咕增冒,无声悄入井旁暗渠。如此泉涌井冒,绝非梦境,造就了河道实在铺陈沿展的方框水田,蓄就莲菜不可多得的天然种植平台,真在了蛙鸣的舞台中央,四外声音合围,抬升身心,意绪蓦地高涨亢奋:水运好转,枯泉重生,正是生态对大地的无私馈赠!
       友人沉缅于这情形,一个微笑从紧抿见肃的嘴角漾开,到脸上同眼角散开,连那细纹也是抒情的诗,见成无语的欣悦:真是太好了,这泉水的奇迹!这个在我心中如孔子徒弟曾参样“吾日三省吾身”的人,也见出癫狂,竟如小孩样在田埂间,纵蹦,简直在聊发少年狂的状态。
       回到平台,恰有老农坐在摩托车上,同样欣于这一切,合不拢嘴地笑望我们,不由亲热攀谈起来。他喜出望外地告诉我们,这泉水约摸半个世纪消弭在他的年岁记忆,少时常在这里嬉水,还见周围村妇万国旗样河边洗衣服布面挂晒,年青时还亲眼见到无水,成了荒滩,如今竟神奇地有水了,泉在灵异,增出天地神运。
       不管这里曾叫什么样文雅的名字,在他口里竟亲切地称做老油坊,如唤亲人,笑吟吟于眼前“汪洋”一片。这盛景奇迹,还被乡民们奔走相告,乐浸于天地同喜。
       听看这话,再看河道那辛勤的种莲作务人,真不亚于一只勤劳的老蜜蜂,留下了欣劳剪影,绝如一幅美的帧图。我不无感动地望向亭子龙王,滃郁神秘,还真不负有水则灵的好旺角了。
       这时,眼前的河道,忽地延展如一把古筝,风吹过,奏出春色的和音,不无泥土的芳香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24年4月2日,读而写斋
蛙鸣泉涌(图1)
 
巴漠,文学学士,嗜读写作者,著有诗文集《驼铃声声》,文论集《跋涉集》,散文集《水怡》,长篇小说《火山口》(陕西传媒网连载)、《黑石村往事》,小说《白马道》获中华文学星光大道、《今古传奇》第二届全国优秀小说奖,获2022年度网络“最佳诗词奖”、《华文月刊》最佳小说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