柏仁传媒

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!
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
柏仁传媒 - 传播最具价值的渭南资讯!

突围在“内卷”与“躺平”

更新时间:2022-11-15 13:27:10点击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永恒钟爱时间的造物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胡里奥.科塔萨尔
       偶尔从友人处得到几本西安大方集团内部所办杂志《大方.半局》,甫读便爱不释卷,被浓浓的企业文化感染的同时,深为其中一篇论及“内卷”与“躺平”的文章所感触,引起不小的心内震撼。
       细悟深味,在我看来,这还真是一篇份量实足,颇具深度的文章,大抵惯看了网络心灵鸡汤时的快餐式文章,这扑着墨香,娓娓泻下的美文,于平和里更多谈心式交流,绝无填鸭式的灌输,一下子攫住了人的心,不由联想到自个所历的多个岗位人事,照镜子般反观,竟心有戚戚焉,多出别样感受。
       内卷在这里,被定义为过度竞争,是向内演化,“竞争压力的提高(能够得到利益)”或是“无法得到利益的额外竞争”,所有无实质意义的消耗都可以称之为内卷,“无意义的精益求精是内卷,简单的问题复杂化是内卷,为了免责被动应付是内卷,与预期目标严重偏离也是内卷。”
       如果说内卷是一种存在方式, 那么躺平无疑则是一种结果。有人说,躺平是面对外界变化,不做任何的反应或反抗,表示顺从,内心毫无波澜;躺平也是对现实社会的一种无奈表现,消费着最低的生活标准,暂时性丧失了上升的动力。这个选择性的结果,乃发现自己无论如何努力也无法明显改善现状,而只要付出基本的劳动就不会饿死的情况下的本能选择,不失一种随遇而安的无为乃有为了。
       扼腕沉思,内卷起的是内部的风云际会,虽不至于惊心动魄,伤筋动骨,却会微起波澜,劳神费力,确乎是一种现实存在。躺平过多着无可奈何,个体只在随波足流里求得安稳,毫无压迫,反而满足感暴棚。抛却成本论的考量,边际效益的追寻,从个人过往工作过程的触角来看内卷与躺平,毕竟还与企业创业的内生机制上有着根本不同,尤其在基层区域而言,别有一番风味在心头。
       现实地看,我们每个人于那单位事务往来里不经意间皆有内卷的惶惑,卷卷不休,直至退休,方再不卷。躺平也时现影子,莫管何如,断不会影响社会进步,家庭衰败,更多了闲安自在,逸乐平淡。
       时间经年雕刻,多出弹指而来的恍惚,让你抚摸往事,或多或少有那挥之不去的内卷,总在不离不弃,甚或连那呼吸也有如此气息。
       曾经有过忙碌或闲适单位印迹,回味其间,都有不同的深觉。在那忙碌之处,以竞争为背景的内卷也赫然而在,让人无法喘息,可因着各人都有各自的事务,总会在充实的疲累中无暇顾及,那内卷反而似乎是很遥远的事。而在那闲适甚或边缘化的地方,尤其在多次机改尘埃落定,置身其中,你会发现,内卷无处不在,无时不有,它似生着双腿,不是你去 寻它,而是它“眷顾”你,在无谓的争端里让你煎迫,更多出赌气,散漫,无聊,大有无端浪费生命的愤慨。
       内卷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养就了这里的许多时间富有者,让他们任性在时光里,“挥霍”流水似的日子,毫无吝惜与紧迫。多想让他们匀一点时光给自个,那每天的阅读与锻炼,还有笔耕的坚持,总让你觉得时间的捉肘见襟。自乡镇归来后,多在这样的地方,庆幸有了闲适与时间,那不忙的工作之余,总在读写里耕耘,浸于其间,惜时如金,要是那天闲散了,总觉是罪过,好像白活了似的,触境惊心的是那些人对时间的无视,“撞钟僧”般的敷衍虚度,真让人痛惜。如若说内卷在那竞争里见出端倪,大抵人们都会想通,可在这里如此存在,也许会匪夷所思,但现实就摆在那里,而且不折不扣,更见其烈,还富着“个性”。
       那“个性”的所在,似乎都在“忙着”。有人忙在主子,水波不惊闲散惯了,总希望有所变化,这变化不在自我发愤,多为换了单位的负责人,一旦有变,就有机会主义者,否着前边的,谀着后边的,其必曰故意不给前边出力,以待来人也,获信后又进言不息,飞短流长,言故行旧,时时浸迫在迎来送往的乐此不疲中,好似风光,能随意臧否左右,能立于不败,实则从无本事,拿不动工作,伤人且自废;有人忙在位子,竞争即占位,尤其那资深年长者,就像要抓住最后的尾巴,显出自个的重要,一人占着数个职务,忙得不亦乐乎,年轻者自然没了想法,“优”老“劣”少毕现;有人忙在圈子,因了性情趣味,果以群分,群生圈子,依圈而在,圈卷事生,多了壁垒,虽自个一地鸡毛,然圈内碌碌不已,互惠共气,排外无息,睚眦互裂;有人忙在日子,真如那忙碌的蚂蚁,“辛勤”只为家庭,总有处理不完的家务事,精力不在工作上,也算活得“实惠”,没有吃亏。
       似乎也在“比着”。有人总好像很“正义”,看人看缺点,遇到问题不在自身找原因,总在做着评判员,谁比自个强就恚否谁,殊不知本是同类,相煎何太急,真如那句话:乞丐从不嫉妒百万富翁,却会嫉妒比自己收入高的同类。有人也在“动脑”,心羡那些混得风生水起的人,只是没把奋斗做为选项,把增长才干做为必备,把业绩做为资本,提不起笔,拿不动事,只说不干,只求过得去,不求过得硬;妒忌心重,就是别人做出成绩,不看付出的汗水,只说运气好,嗤之以鼻,不以为然;爱看笑声,总喜把别人往炮眼塞,遇住工作故意让着,似在让贤,实在等别人出丑,背后诋毁。有人也在“努力”,貌似踏实,实则出工不出力,混个日头过;貌似解决问题,实则隔靴搔痒,甚或小事复杂化,制造事端,兴灾乐祸;貌似有做不完的事,实则闲务缠身,围点逡巡,不见成效。干事不见人,事后争功诿过,争名夺利,争多论少。
       似乎更在“能着”。论说起来,一个都比一个多着能力,富有本领,一经实际,则会原形毕露。闲散时间多,没有把读书拿在手中,一页也看不进去,考虑问题感性随意,理性不足,言之无文,乏善可陈。有着文凭学历的,平素睥睨而存,总有一份优越感,殊不知一份简单的情况汇报也写不好,更不要说那可行性报告,有关调研了。个别有专技的,因闲日时长,早已“马”放南山,“刀枪”入库,真遇技术性难题,只能大眼瞪小眼,一筹莫展。有的“过度竞争”,以全能型人才自居,总不放手,摊宽摆大,不给别人机会,致使本就闲置的资源更为浪费,近乎荒芜。
       这样的内卷生发百态,端的让人心累意疲,气虚脉微,时光空逝,年轮虚滚,委实卷出了“虚枉”与“无奈”,还有那边缘化的消颓,激情早已不再。
       一种潜在的惰性,总会熏灼我们对现实惯性的内在迫适,躺平就堂而皇之地成了“座上宾”,无所作为在自我悄默里。
       试想,几乎都在一个水平面,就是怎样努力,似乎看不到必然的改善与提升,莫若雕塑样固化在那境遇。或许有过想法,甚至呐喊争拼,但那内在的格局早成定数,即便变革颤过生命的琴弦,职能弱化的现实,终让你束手以待,被动应对,就像那旷野的枯枝,风里只管萧索,多出了颤音,那也许是自在的乐感。惟其如此,躺平才是最好的结局,无论时局怎样变化,不变的是我们,即便伴过些许心理或肌肉紧张,过后无风无雨,只要不影响继续躺平就行。
       躺平的背后,细思默察,有着心无所往。积习在舒坦里,那心便没了主张,浮萍般任凭风吹雨打,自在一种自然而然。这心似乎没了欲求,甘愿平庸里翕张,那追求也一下子灰弱起来,不学不思,不争不抢,真如庄子般逍遥游在安乐区。这安乐区,也有着绩考,却少了事体,之所以安,在事少不值一办,量里本有裕如,毋需多少才能,因之学习成了形式,念念文件而已,工作一蹴而就,职称也早摆在那里,焦尽脑汁凑够条件即可,无有焦迫压逼,何而不安耶?之所以乐,闲暇时日多,可以享清闲,邀圈子,道是非,无烦忧之扰耳,无疲惫之劳形,乐乎哉,实乐也。因之,那些过来的,中老年人不满弱冠即在这里,平铺直叙到如今,还是那样,添出的只是皱纹白发,余年安然无恙,即便行尸走肉,却也稳妥到站,退休了事。何况那些年轻人也清闲,早就在了退休状态,悠适无争,自我满足陶醉,早湮没在舒适的岁月底色,只抱住现状,循着旧章,不做无谓抗争,真如那哲人所言:有的人二十五岁时已死了,只是七十五岁才把他埋葬。
       有着标在所低。哲人曾言,给时间以生命,而不是给生命以时间。一个人怎样要求自己,就会怎样的时间与生命,行动与结果。躺平的人,自然躺在了低的欲求与标准,从没有自主的时间与生命,活在他人的评说里,彻底躺在了慢性麻醉与自戕,终获信手拈来的浪费与荒废,自然不花气力与汗水。许多躺平的人不明白,即便有人剥夺了你干事的权力,却夺不去你自有的才华与能力。他们精神状态低迷,对任何事没有信心,缺乏动力,善于看不惯,长于道风凉,精于放“冷箭”,内耗不息;他们干事无标准,习惯于凑合,不敢攀高克难,惯绕羊肠,只走平坦,求得安顺:他们总有托辞,事情不过脑,拖脱有绝招,因而不犯错。因了这样,他们躺得彻底,自然多着不去追求的快乐,谁把快乐又能怎么样?总比那些求而不得强多了,内里实质不乏进取的害怕,更怕失败,因了失败不只破坏躺平,还会损了颜面,伴生烦恼,自不划算。
       有着身为所安。这些人身心安处即躺平。寄身其间,服着运命,还真有那温水煮青蛙般的因应,在继续煮中颇具温馨,自会交械于现实,没了激情,没了血气方刚,默肯在这里,就是存在;数十年一成不变,一个模子顺应时序,人人皆如此,束手自缚于这样的温和无争,便是状态;无差别的“公平”,人人都一样,在这人的境遇里做事,自然舒缓,身体分泌的多巴胺明显增多,也有满足与幸福,何必打破这宁静,自找“麻烦”,这样的抉择,正是明智。
       躺平的“廉价”,自带的诱惑,还真让浸乐其中,乐而忘返。
       内卷确乎,躺平影随,它们总似拍动心岸的浪花,卷在裙起的白边,躺出那沙滩的漠然。就这样下去么?无论怎样的际遇,相信每个人都有所不甘,毕竟在这人世一场,在那单位一遭,终得留下什么,做些什么,这突围的谋虑,就这样豁然而来,那启迪真如号角了,鸣响脑际,见出形象化昭示。
       海波在涌,总有蓝色的深切,却要神守在如针般的深扎,无论风浪乍起,都有自己的淡定不渝。因之,欲要突围,须做自个的“定海神针”。纷乱的事务,铁打的单位,流水样的官员,与那自在单位的人皆无关,看着那些匆匆过客,自身也是时间和单位的过客,只是这单位,你在迎来送往后,还得平凡地执守,你还在这圈里,这是无奈的,无论单位大与小,一级还是二级,因之,须要做好守望笃正的自己。要有心骨,头脑清醒,而且不随风倒,不做墙头草,做好本份的事,活得有分寸,固守着自我;而且善檠括,时时自律,辨得是非,不入那内卷的圈子,不搞无谓的内耗,与人皆能融合共洽;而且学进,即便在那清闲单位,也把增长才干拿在手中,强化自身,有事干拼命,无事干自研勤虑,将以有为也。这样的人,无论放在那里,守身有思想,做人有底气,不活在别人言语里,有着自个的那杆秤,为人为事皆“知止而后定”。
       铧犁,埋头在田地里,深耕出地垄的脉博,自有来年的殷实在季节里回望。因之,有所突围,应做深耕的“埋头铧犁”。无论何时,躬身深耕的人,都让内卷不再消耗,也让躺平自去无形,真如风向标般存在,做了无可争议的王者。如此,就要让自个丰厚,即便再清闲的单位,既在其间,就要用好这平台,去读书思考,不让每天空过,让步子殷实,让自个充实,将那学思做了终生的自觉与习惯,自律不怠,能力自加深功;就要忍住孤独,在那熬煎的落寞中,依然胸有目标,与自个进行心灵的对话,从不放弃精神追寻,思想自增内涵深度:就是要追求精致,即便在逆境,在闲置,也不颓废,随那热闹的圈子,更好洁身自好,自我加压,自律不怠,把自己做得最好,把手里的工作做得极妥;就是要全身心尽所能,为所职,不摊宽显能,只专一事,只尽一责,深耕细作,长精并进,在所有为也。
       老黄牛只知迈步,坚实的走,印迹便在耕地,奋蹄有进,笃实有力。因之,奋力突围,真做笃实的“迈步黄牛”。如那牛,只默然前行,不多言,不浮躁,不乱诉怨,故无涉圈子,不在内卷,更不懒躺,用步子发声;如那牛耕作完也不表功炫耀,但那成就就在平畴里,只泛着泥土无言的光;那牛也很沉稳,只做好自个的事,不乱为,不谵妄,有着问心无愧,稳厚有力;如那牛任重负远,没有花拳绣腿,犁田在那根子上,做得彻底可靠,有着汗水背后的欣慰。如此之人,岂有突围之虞乎?!
       大雁常在天空,终不会平没在叽喳的家雀群里,这就是深在飞翔的情趣。实现突围,乐做志远的“鸣霄大雁”。有着这样的格局,无论身在怎样的岗位,即便平凡也不平庸,高远在前,境界内胜,与那自暴自弃了无瓜葛。始终保持大雁般的一冲在天的激情,与那志趣相投者契合,就会人生出彩,不会自囿他伤,空让时光流失,缺憾满布,徒叹一事无成。偱着大雁般的奋搏印迹,身系使命,仁善广厚,爱着家,益为众,心在事,委实前行做了明灯,自会无往而不胜。
       掩卷深思,扼腕在叹,还是终以《大方.半局》杂志这篇文章中的一句话做结:当你武装得更丰富的时候,才有更多的能量去面对这个世界。诚如是,无论内卷还是躺平,在能量满满的内因面前,自会逡巡却步,突围即呼之即来,也会多出理想的反哺与充盈。(作者:巴漠)
突围在“内卷”与“躺平”(图1)